您的位置 : 我们的小说 > 重生神犬 > 第二百五十七章 人若犯我,我必杀人!

第二百五十七章 人若犯我,我必杀人!

书名:重生神犬 作者:天道勤奋 更新时间:2020-12-15 04:01:46 类别:武侠仙侠小说

  

第二百五十七章人若犯我,我必杀人!

就在徐磊把那些雇佣兵带进矛蚁埋伏圈中的时候,朱志军却正站在一株大树下呼吸吐纳。

只见他双眼微眯,脸上表情显得很平静,就好像是一只半睡半醒的大熊。呼吸的频率也逐渐变得缓慢起来,一呼一吸间隔近两分钟的时间。

如果有其他武者在此地,自然能够看出朱志军在蓄势,现在他整个人就好像是被压缩的弹簧,压的越紧,爆射出去的力量越强。

突然朱志军劲一抖身体,宛如黑熊抖动皮mao里的虱子,又仿佛雄鹰展翅震羽。四肢百骸接二连三的炸响迸,就如往烧滚的油锅里加了半勺凉水一样。

一股无形地劲风从全身旋刮起来,衣衫被气流吹得猎猎作响。

这样的气势,这样的爆力,无不显示对方气血的强大。

近段时间,朱志军在丛林中一连击杀了四队前来寻找王者的雇佣兵。杀得好不痛快,在生与死的较量中,对拳法有了新的认识。

自己所练的实战形意和实战八极是军中前辈改良创出,其中剔除了传统形意、八极中那些hua架子。

两套拳法都以刚猛著称,很容易上手,练起来要比传统武者练拳进展快许多。但是这种改良后的拳法弊端也很大,拳理已经变得支离破碎。

练皮练骨时不觉得,等冲击练筋层次时,就会现境界提升特别困难,总有什么东西制约着。

如教他们拳法教官所讲的那样:真正的武学宗师,必定要精通深奥的拳理,只有明白了拳理,才会不走弯路。

那些hua架子并非全无作用,就好像字词句中的标点,可以让整篇文章变得通顺起来。

不过也不能说那位军中前辈的做法错误,因为部队培养的是军人,而不是武学宗师,一切要从实战考虑。这种改良的拳法刚猛异常,在实战中效果很好,而且还可以成。

气势提升到定点,朱志军胳膊一屈一伸,出手肘不离肋,拳不离心。劲道出周身关节咔吧响动,就好像用身体在拧麻hua一样,全身气血都拧在了拳心。

大拳如炮弹,点燃引线,呼啸而出,点进寸暴,刚劲十足!

“砰”的一声,一记实战形意崩拳,打在面前那碗口粗的大树上!

拳头接触到那株大树,朱志军顿时觉得从树干中传来一股反震之力。他心中生出几丝明悟,下意识松开拳面,让那股强大的反震之力钻进臂膀,进而窜入四肢百骸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他突然脚下狠狠在地上一蹬,借着反震之力窜起,然后又伸出拳头朝另外一株大树上砸去。

不过这次却不是使用的形意劲道,而是实战八极里的手法。

“通”等他跳开后,刚刚击打的那株大树才轰然倒地。

一拳、两拳……只见朱志军身形连连窜动,时而用形意击打树木,时而用八极贴身撞击。此刻他就好像是一头怒的黑熊,不断用拳头砸树泄自己的情绪。不到十分钟功夫,周围的树木被打断了一大片。

朱志军并非闲得无聊,而是感觉最近mo到练筋境界的大门,想通过这种击打方式领悟拳理来突破。

要把气血练到皮mao上很容易,最笨的武者练上几年时间也能做到,可练骨就难上很多,要做到眼到、手到、心到。练筋则更难,必须心神通达气血运行自如才行。

这里的心神通达,很大程度上是指从前人留下的拳法中领悟自己的东西,更像是一个领悟拳理的过程。

最后一拳……嘭!

头顶树枝晃动不已,无数手掌大xiao的树叶洋洋洒洒落下。但是树干却并没有像先前那些大树应声倒地,甚至连树皮都没有掉一块。

朱志军一口气呼出,双手下压到丹田处收功,继而脸上浮现出兴奋的色彩。

终于进入练筋境界了!!

略微活动了几下筋骨,跟着他迈步走到大树后。只见树干背面清晰地印着一个拳印。树皮被穿透xìng劲道震碎,1ù出里边白森森的木质。

“拳经中说的果然有道理‘彼之力方碍我皮mao,我之意以入彼骨里,两手支撑,一气贯串,左重则左虚,而右已去,气如车轮……’。我以前追求刚猛,却忘了至柔。形意、八极招式、气血运行方式皆不相同,但其中内在的道理都是一样的。如果我能把这些全部融会贯通,估计也可以像孙禄堂老爷子那般,开宗立派吧?”朱志军伸手扣了一块树皮,放在嘴里咀嚼起来。

当年孙禄堂老爷子参儒道两学、合丹经易理重构形意法、理,建立形意拳理论及技术体系。提出中和为用,和之中智勇生焉的理论。最后把形意、八卦、太极三拳合为一体,创立孙氏形意拳。

他目前自然达不到这种境界,但是却也找明了方向。

一法通,万法通。朱志军两拳合一,曼施坦因虚空练书法,说到底都是为明晓拳理。可惜此人没有朱志军的运气,刚刚领悟就被真阳道人斩杀掉。

继而他又困huo起来,相比自己进入练筋的艰难,王者的境界提升似乎轻易而举,它又是如何明白这些拳法道理的。

他却不知道徐磊奉行的是“弱rou强食,适者生存”。一切行事皆有本xìng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我必杀人。

心地唯精唯纯唯一,根本不去经营世俗之间的利益关系,不做那些蝇营狗苟的事情,所以才会在本心指引下勇往直前。

是时候做个了结,徐磊如今身上伤势养好,原本就打算找到那些雇佣兵杀掉。对方接连派人来送死,显然是不见棺材不掉泪。

那么自己就找到对方的基地,再大杀一场又如何。杀得对方胆怯,不敢再打他的主意为止。

当然这样造成的结果可能很严重,毕竟先前自己击杀那些雇佣兵时已经被拍摄下来了。徐磊虽不知道现在整个世界的媒体因为他而轰动,但也能估计到一二,毕竟先前有过类似的经历。

不过即使引起全世界轰动又如何……其实这世间的事儿说复杂很复杂,说简单的确简简单单。总之徐磊心中只抱着一个念头:那就是身为武者,应该提三尺剑锐意前行,有怨抱怨有仇报仇。做自己想做的,做别人不敢做的,这样才不枉来世上一遭。

到时候就算是全天下人想要杀他,那也要杀死自己再说。自己如果身死,自然一切皆休。但只要还有一口气在,就不会让对方好过。

以杀止杀不算大道,只是徐磊不想也不屑通过其他途径解决。弱rou强食,适者生存本就是他风奉行的法则。

自己一心攀登武学巅峰,类似的困扰不知道有多少。哪能事事考虑周全,只要本心不1uan即可。

即使前面是万丈深渊,那么也无怨无悔。

徐磊爪起又落下,直接砸在那台次声bo生器上,已经将昂贵的仪器砸成一堆废铁。

坚定本心,他立刻窜身跳起,大踏步走出矛蚁包围区。

至于如何寻找对方的基地,这对徐磊来说根本不是什么大事儿。最近一段时间直升机每天要来往飞行数次,他已经猜到那基地的大致方向。只要等下再有直升机过来,自己尾随对方而去就行。

徐磊施展虎豹行云在丛林中狂奔,度简直快得不可思议,似乎眨眼之间,就出现在三四十米外,几个呼吸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丛林的不远处,有只豹子正在xiao心翼翼靠近猎物。突然之间,它四肢微探,身上的皮mao炸了起来。扭头朝不远处看去,只见一条金黄色的影子快从身旁闪过。隔着四五米远,对方带起的疾风尘土吹打皮mao上,仍一片生疼。那豹子刚要四肢弹动逃开,却现这茂密的丛林中哪里还有一点影子存在。似乎只是自己疑神疑鬼,眼睛盯着猎物时间太长hua了。

不过当它shǔn嗅到地上的气味时,立刻掉头就逃,再不敢靠近这片区域。徐磊不可能关注身后那只豹子的想法,他在丛林中狂奔,度几乎达到极限。用三个多xiao时的功夫奔出数百里地,出现在茫茫的大草原中。

听到远处枪声,正坐在地上祭练飞剑的真阳道人猛然睁开眼睛:“看样子这些外**人找到凶兽了,我们快些赶过去。”

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凭他和温长卿两人想找到凶兽的踪迹自然很困难。于是他们打算先找到那些外**人,然后跟在对方身后寻找凶兽。没想到刚生出这个念头,就听到枪声传来。

这片丛林中根本没有人居住,两人自然不怕惊世骇俗,赶忙运起草上飞的功夫快朝枪声传来的地方赶去。

不过他们没有想到战斗会结束这么快,等两人赶到的时候被眼前景象惊呆了。

这片区域变得一片狼藉,黑压压的蚂蚁在尸体上爬来爬去,先前那几十头军犬已经被啃得只剩下骨架,外**人的碎骨头渣滓到处都是。

那些矛蚁闻到有猎物散的味道,立刻又爬了过来,可惜这次却没有讨到好处。

温长卿和真阳道人都到“蚊蝇不能落,一羽不能加”的地步,那些蚂蚁刚刚靠近,就被气血震死。

“这些外**人应该就是凶兽击杀的,否则蚂蚁再厉害,也不能将他们完全杀死。凶兽刚离开没多久,咱们快追……”

看围上来的蚂蚁越来越多,两人不便在此处逗留,只能闪身离开。

徐磊并不知道自己又被人盯上,此刻他正半蹲在丛林边缘调理气血。

他的运气真不错,刚略作喘息,就有一架直升机从头顶飞过。看直升机上边的标识,正是izo公司派遣的。

徐磊当即收缩身体前行,这次用道家练气之术洗练筋骨得到的好处远远不止如此,他骨骼大筋皮mao的柔韧xìng提高许多,咔吧咔吧收缩,比先前缩xiao了一倍不止,变得跟平常大犬没什么两样。

一般达到练骨顶峰的武者,也可以“缩骨绷筋”,但这是依靠体内攒着一股气血压制,皮肤大筋绷得很紧,肌rou僵硬。只要细心的人,都能够看出异样。

这样不但起不到掩饰的作用,反而会1ù出破绽。而徐磊缩骨后,从外形上看跟平常大犬没什么两样,没有半点不自然,仿佛它的体形就是这么大。

相信除极其高明的武者和熟人,应该没有人能认出自己是电视中铺天盖地报道的凶兽。

再找片沼泽地往身上滚些污泥,皮肤的颜色也生改变,看上去和非洲大草原上到处窜行的野狗没什么两样。

冲着直升机方向,他再次迈开四肢狂奔,同时将五官六识扩展到最大限度。

感觉到周围有人的时候,徐磊都会一绕而过。

路上接连有直升机指引,几乎没费什么功夫就找到那座设在郊区的基地。

这里应该是临时基地,因此设施很简陋,只用铁丝网隔出道围墙,里边的设施一览无余。

他可以清楚看到不远处的水泥地上停靠的几架军用直升机,再朝里边是一栋六层高的大楼,应该是那些雇佣兵休息的地方。

至于守备,目前只看到大门口有几个桑巴尼亚黑人端着ak来回走动,其余倒没什么现。似乎他们根本不害怕被偷袭,想想也是,这群雇佣兵都是从战场上生死厮杀出来的,警觉xìng可想而知,又有哪个不开眼敢过来胡闹,连门口几名守卫也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。

看时间还早,徐磊翻身窜到草原中,抓了两只野兔填饱肚子,才重新返回基地附近。

此刻天色渐渐黑了下来,靠海边的天气,说变就变,很快刮起大风。

大风呼啸,将一切噪杂的声音都掩盖,这倒方便徐磊的行动。

他三两下窜到铁丝网跟前,猛然纵身跃起,轻轻松松跳过铁丝网,轻盈无比的落在沙土地上。再一个滚身,已经躲闪到黑暗中。

此刻徐磊就好像暗夜中觅食的猛虎,悄然无声朝那栋高楼潜伏过去。暴烈的狂风,漆黑的夜晚,为他的行动提供绝佳掩护。

今天就一章……!

  1. 设置
  2. 手机
  3. 目录
  4. 收藏
  5. 推荐

设置

阅读主题
正文字体
雅黑 宋体 楷书
字体大小
A- 18 A+
页面宽度
W- 960 W+

保存 取消

关闭

手机阅读

扫描二维码,随时随地掌上阅读

关闭
  1. 顶部